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我本善良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7:15: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本善良  1.  先生,你在东大街哪里下车?  哦,在东大街名人画廊吧。  原来先生是属于文人雅士,一看穿着打扮就与众不同。  我只是个商人,只是一直很喜欢国画,知道这里今天要举办一个画展,来凑凑热闹。  哦,先生,到了,我把车停稳您再下去,一共是五十块钱。  哎呀!对不起小伙子,我的钱包忘带了,身上也没带一张银联卡,真是的,平时都是我的司机帮我准备的,可今天他家里有事,我就一个人出来,没想到弄了个这事,你看你看多丢人呀。  的哥钟良看到后座上那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在身上胡乱翻了一通,心里暗道这样一个衣冠楚楚的人竟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切!算我倒霉!  行了吧,老先生,你不用自责了,我遇到这样的事是太多了,你走吧。  要不是这小伙,我给你留一张名片,你哪天开车要是路过我的公司,请您务必进来坐坐,我一定付给你车钱。  好了好了,你走吧先生,我才不要你的名片呢,我还要赶趟子跑生意呢。  当那位先生已走出几米远的时候,钟良忽然叫住了他。  你回来!你回来!  怎么了,小伙子,你后悔了?  一张印着伟人头像的粉色纸币从车窗里递了出来。  先生,拿着,这是你回家的路费。  那位先生不觉眼前一亮,接纸币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  小伙给你我的名片,记着如果遇到困难或者有什么过不去的砍,一定来找我,千万别忘了,千万!  钟良将那张小小的名片看也没看一眼顺手扔在了驾驶室的音箱上,发动了引擎。  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他以为他是谁呀,像他那样的老板多的是,切,非但不给车钱连个谢谢都没有,还咒我,乌鸦嘴!  2.  在和陈菲儿痛彻心骨的缠绵之后,钟良哭了,他用臂膀搂着自己美丽的妻子,任凭她在自己的身上咬着,掐着,捶着······  钟良,为什么?是上天在捉弄我们吗?为什么他就不给我们一个孩子呢?你不知道我是多么多么的想要孩子,多么多么的喜欢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  对不起,菲尔,对不起,菲尔,是我自己的错。  当初你还不是为了我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我并没有怨你的意思。  可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毕竟生孩子对每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件多么幸福而又荣耀的事。  菲尔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滴,陷入了甜蜜的回忆里。  拥挤的公交车上,钟良的手一下子摁在了一个女孩的屁股上,那女孩回身一抬手“啪”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的钱包被人偷了。钟良鼓着发红的腮帮子说道。  我看你才是小偷呢,把钱包拿出来,拿出来呀。  钟良无法解释,他只是刚才迟了一步没有抓住小偷的手,才碰到了女孩的身上,于是他走到了那位小偷的面前。  请您把这位小姐的钱包交出来,好吗!  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你说谁偷了钱包,你看见了?  我再说一遍,请你交出来,要不小爷我就不客气了。  转眼间,一场激烈的搏斗开始了,直到那个钱包被钟良从小偷的口袋里打出来落到车厢的时候,那位女孩的脸终于红了,而脸上挂彩的钟良也一言不发地在下一站下了车扬长而去,而就在那场厮杀中,男人的敏感的部位也因为受伤过重而导致无法使女人受孕,而那位脸红的女孩就是躺在他怀里的妻子陈菲儿。  亲爱的,我们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好吗,今晚陪我出去吃饭,今天可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啊!  好啊菲尔,去,穿上你那件靓丽的红裙子,我喜欢的那件。  吃完宵夜,已是晚上十点钟,走出饭庄,夜空已噼噼啪啪落起了雨。  这雨还真不小啊,菲尔坐进了副驾驶座。  把安全带系上,老婆,我可要发飙了。  瞬间车子像一尾鱼一样串进了蒙蒙的雨雾里。  “李不言,秦汉文化开发旅游公司董事长”  菲尔拿起了音箱上的那张名片,小声地念着。  哦,还董事长呢,还秦汉文化呢,简直一个神经病。  前面有人,快刹车,钟良,快刹车!  陈菲尔忽然一声惊叫,整个身子泥一样瘫软在了车座上。  3.  你还我丈夫!你还我丈夫!  躺在急诊室病床上的钟良渐渐清醒了过来,他看见菲尔正坐在他的床边抹着泪花,而病房里还有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哽咽着,他想起来了,刚才不久,就在刚才不久,自己闯祸了,自己开的车撞到人了,自己的头部受了点伤,菲尔完好无损,而受伤者一定就是这个哭诉着的女人的丈夫。  他,他,现在人怎么样了?他凝视着她。  死了,死了,都是你,都是你,是你们,是你们活活地拆散了我的家庭啊。  钟良的脑袋嗡了一下,他傻眼了,这下全完了,车祸,死人,这对一个小小的出租车司机来说该是一场多么可怕的灾难,它足以毁灭一个年轻的司机一生的前途和命运,更别说受害者那边死缠烂打无休无止地索要和赔款,而和面前那位痛失丈夫的女人比起来,她又该是何等的哀伤而更其不幸。  嫂子,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无论说什么都不能使大哥起死回生,我为自己的鲁莽向你道歉,至于这起车祸怎么处理或者赔偿款项,我想交警队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  道歉,你能道得活一个女人的丈夫吗,赔款,你能赔得起一个儿子的爸爸吗,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得如此轻松?  那你叫我怎么办,你叫我怎么办?  嫂子,还是把大哥的后事料理好,等我爱人伤好以后,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直沉默的菲尔站起身开口了。  你当然不心疼了,死的是我的丈夫,死的是我的丈夫。  嫂子,咱们这样争持下去有什么意义吗?事情总归有个解决的办法。  那位女人还要继续发作,被一位亲戚拉出了病房。  怎么办?钟良,怎么办?钟良,菲尔扑在了钟良的身上低声地抽泣。  菲尔,菲尔,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撞死人了,开了十年的车我还从没有失过手啊,怎么今天就鬼使神差地出事了呢?真是活见鬼了。  钟良,我们怎么办,听说死者是一位普通工人叫英明,而他的妻子是下岗女工叫李果儿,他们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叫英俊,还有英明的老家在乡下,父母亲年老多病,好在和英明的弟弟生活在一起,像这么一大家子,我们该赔偿给他们多少钱啊,我们又到哪里去弄这些钱啊?  菲尔,菲尔,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实在不行的话,就把咱们的房子卖了。  不行,房子是我们两人结婚十年辛辛苦苦一点一滴省吃俭用才刚买来的,你卖了房子,我们住哪里?我们住哪里?  我们可以先租一间房子,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从头开始?钟良,你告诉我,怎么个开头法,我们以后就是不吃不喝不买衣服不进餐馆勒紧裤腰带也要等到十年后才能攒够房贷的首付,而眼下房价非但没有下降的趋势而且一再飙升,钟良,我看我和你这辈子只有喝西北风过日子了。  菲尔,菲尔,可无论怎样,我们都得活下去,都得活下去。  这是你的活法,我受不了,我受不了,钟良,我不像我们纺织厂那些稍有姿色的姐妹不堪忍受工作的辛苦,就跑出去坐台、陪酒、伴舞、或者傍个款爷,那样的话钱来得很是容易,可我不是,我也不愿意,我的工资虽然少了点,可那些钱来的清白。可是钟良,如果我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熬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菲尔,坚强一点,房子,必须得卖。  好,钟良,算你有种,我同意,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俩互不相欠,你曾经是为了我才不能生养孩子,我已陪了你整整十年,十年,够了,够了,我把一个女人一生中美丽的青春岁月都奉献给了你,可我换来的是什么?是痛苦,是贫穷,是永远抬不起头的寒酸和一个女人一生都无法排遣掉的梦靥一样的自卑。  陈菲尔哭诉完毕,发疯一样地逃离了仿佛充塞着满是瘟疫的病房。  4.  陈菲尔终于离钟良而去了。  在菲儿收拾了自己所有的衣物并带着部分房款搬回到娘家以后,在钟良给死者家属赔偿了所有的款项以后,在钟良在城乡结合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安身以后,钟良,他决定用他那开过出租车并带给他巨大灾难的手开始谋生了。是的,他得活着,即使没有了女人。  可是干什么呢?还去开车吗?不,别说他自己的手一握起方向盘心里就发怵,试问有哪一个车主或老板敢胆大包天来雇用一个撞死过人的司机呢?何况前一任车主已经跟他带灾了,虽说给车子办过保险,只是比起肇事者钟良来他吐出的血能少一点。可是除了开车他又能干什么呢?一个高中没毕业就在社会上晃悠的青年,一个没有太多的文化素养也没学下一技专长的男人,一个只学会了开车却用车撞死了一个大活人的愣头司机,除了开车他还能干什么呢?可是,谁敢用他!  一个月过去了,他已是被三十几位车主或老板拒之门外了。  深夜,他躺在床上无声地流泪,菲尔,你在哪里?菲尔,你在哪里?想到陈菲尔,他心如刀绞,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谁他妈放的狗臭屁。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这是哪位先贤说的话,真他妈的一点都不假。不过转念一想,也好,菲尔离开他不就等于给她自己逃了条活路吗?难道让菲尔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一辈子等死吗?  “叮梆梆,叮梆梆”  不远处正建的楼群里传来了民工们敲打脚手架的声音。其实自己也何不去做民工呢?做民工多好,不需要识字,也不需要考试,只要有力气,只要能搬起砖、挑起灰、扛起水泥、抬起钢筋,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钟良有的是力气!  果然不费吹灰之力,钟良当上了民工,是啊,在中国,还有什么样的一种职业能比进入农民工这一行列更为明快简洁顺当而没有任何的设防呢?  几个月下来,钟良整个人足足消瘦了一圈。对于一个从小在城里长大而又没有下过苦力的钟良来说,再干下去简直就要了自己的命,每天晚上回到家里,他的腰是酸的背是痛的两只磨出茧子的手心是蛰的,而到手的工资又是那样的少之又少,不但少而且经常拖欠,他也从许多报纸上电视里得知有许多民工为讨回工钱有遭受毒打的有跳楼自杀的,是啊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何时才能攒够买房子的钱,我又有什么脸面去见陈菲儿,又有什么样的资本把丢失的爱人找回来?  他曾听一位熟悉的工友闲聊时说,其实中国富有的亿万富翁是从捡破烂开始的,这句话在钟良的脑子里已打了几百个回旋,人在落难时无论干什么都不丢人,只要不偷不抢不违法,何况无需太多的投资,何况自己还可以给自己当老板。  很快,钟良买了一辆三轮车,开始走街串巷收购起废品。  “烂铁烂铜还有你家小娃摇不响的烂铃”  “烂铺盖烂套子还有你家小娃戴不上的烂帽子”  “旧书旧报还有你家先生吹不响的烂号”  钟良在收购废品时边走边吆喝,如果哪家有废品卖,听见吆喝后就会把他叫到家里去。三轮车不能骑得太快,否则等居民听见吆喝后再叫他就来不及了。  他每天只睡3个多小时,每天很早就出门,晚上回家把货物堆好,一般要忙到凌晨才能睡,凌晨3点又要起床对废品进行分类、装车。虽然利润很薄,也很艰辛。可钟良却觉得自己这下子完完全全自由了。  5.  你可是钟家大哥吗?  一个夏末的午后,钟良把三轮车停在了一个生活小区的门口,刚准备吆喝起来,身后传来一个女人低低的声音。  钟良不看还罢,一看则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谁呀?就是那个被他的车撞死的英明的妻子李果儿。  是我,钟良,就算我被烧成灰你也是能认出我来的。  大哥,那件事已经过去半年多了,我也想开了,人死不能复生,怪只怪我家的那口子倒霉,偏不偏就给撞上了。大哥,你怎么收起破烂来了?  还不是为了你家的事,虽然你的人亡了,可我的家也破了。(他倒霉,我比他更倒霉,钟良在心里嘀咕着,却没能说出口)  大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这件事从头到尾你都没有为自己说过哪怕一句的辩白,赔偿款项时你也没有哪怕是一天的拖欠,大哥,你受苦了。  不知怎的,钟良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毕竟李果儿还是这般的知书达理。  大哥,我就在这个小区里住着,走吧,到我家里坐坐,顺便再整理一些旧书旧报什么的。我一个人抱不动的。  钟良本不想上楼去,但看着果儿一脸的真诚他答应了,还有就是他今天见到的李果儿竟然是如此的漂亮。  进屋后他才感觉自己是真的来错了。李果儿的房子好干净好温馨,虽然是两居室,小小的客厅墙壁上一张全家福的照片里三个人都在灿烂地笑着,丈夫的憨厚、妻子的妩媚、儿子的顽皮跃然纸上,可如今,哎!真是天上人间不得见。钟良,是你脑子犯浑在几秒钟之内竟毁灭了一个如此幸福的家庭,别说让你收破烂,就是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都无法减轻你所犯下的罪行。  不一会儿,李果儿已整理好了两摞约一尺来高的旧书旧报,两个装满了饮料瓶的大塑料袋子。  好了,就这么多!大哥,咱们下楼吧!  钟良抱起了一沓子书报,果儿拎起了两只袋子,来到了三轮车旁。  大哥,给!给你带了几只苹果,还有一瓶矿泉水。我走了!  哦,还没有上称,还没、还没给钱呢!  不,不用了,大哥,以后每过一月请你到我家来清理一次破烂。一定啊!  钟良望着远去的女人摇摆着的婀娜的身姿,不禁呆呆发楞!  6.  躺在床上,钟良辗转难眠。菲尔也许永远回不来了,结婚十年没有孩子不说,连窝都没了,而且他听人说菲尔好像已经傍上了一个大款或者老板什么的,哎!爱情,爱情,那只能是用来欺骗天底下的傻瓜。果儿,一想到李果儿,钟良的心里渐渐地浮起了一丝丝的温暖,原来果儿不仅漂亮还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哦,她还说了一个月去她家清理一次破烂,一个月,是不是时间有点长了,嘿嘿,钟良不好意思地笑了。  几个月下来,钟良又去了几次李果儿的家,而每次去也没有了次的拘束,果儿总是让他在沙发上坐一会儿,让他喝完自己给他泡好的茶水,再吃点水果什么的。而果儿七岁的儿子小英俊很是讨人喜欢,总是钟叔叔钟叔叔的叫个不停。  叔叔,你说人为什么要长大呢?  哦,谁都不想长大谁都不想老去可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叔叔,你说人为什么要去念书呢?  哦,那不念书不学好本领将来干什么呀?  我也可以像叔叔一样去收破烂呀,多自在!天不收地不管。  英俊的话语不免使钟良感到了一阵阵的心痛,是啊,就是因为自己青少年时代没有好好学习,没有掌握一技之长才不得已当起了破烂王,破烂王,破烂王,放眼天下,真他妈谁愿意当呀!  俊俊,听叔叔的话,你那么聪明一定会把书读好,长大了一定会很有出息的。  叔叔,你说灰姑娘多好啊,她的两个姐姐设计害她,她还对她们是那样的好。  因为,因为灰姑娘太善良了。  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复仇的。一定会叫王子把他俩都杀了或者关进监狱的。  哦,钟良笑了,为他的童言无忌,为他的天真烂漫。  俊俊,去,回房间做你的作业去吧。叔叔要走了。  俊俊回自己的房间了,李果儿帮钟良拎起了塑料袋。  大哥,你以后每星期来一次吧,你看俊俊多喜欢你。我现在在一家火锅店里上班,每个星期天下午休息,你以后就周末来,好吗?  好的,和俊俊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大哥,这袋子里有我刚蒸好的包子,你带回去。  不!果儿,你对我太好了,是的,太好了,我承受不起,真的,这只能增加我的负罪感。  不!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我也知道你不但卖了房子连你的爱人也离你而去,我不能因为你的一起车祸丢了丈夫而永远活在另一个破碎家庭的阴影里。  钟良一手接过了装有空瓶的塑料袋,一手接过了装有包子的塑料袋,匆匆离去。  李果儿将身体靠在了紧闭的门后,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未完待续)               共 59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患者的护理方式都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