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环球时报治中国之难主要难在治官

时间:2019-10-19 06:58: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环球时报:治中国之难,主要难在治官

中国的历史一再显示,治国的关键环节不是治民,而是治官。国家虽然官少民多,但治官的难度往往比治民大。

虽然中国社会历史上的崩溃大多是“民反”造成的,但导致“民反”的原因却往往是官僚阶层的腐败或社会治理错误。官僚阶层的“内乱”也多次导致国家动荡甚至“亡国”。

世易时移,中国来到现代社会,国家的性质发生根本改变,官员的社会角色也在随之改变。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社会治理形态又积累了大量新变化,官员的社会属性继续跟着变,“治官”的任务不是轻了,而是更重了。

传统称谓的“吏治”如今面临新的问题和紧迫性,它们是:

,中国社会经过反封建一个世纪的努力,已经大体现代化,现代法律体系已然成型并且运转,但一些官员对“官”的理解仍受到传统官场文化的大量影响。有些官员仍在思想深处将自己置于社会和法律之上,“公务员”的政治含义并没有被他们理解,对这些人来说,“公务员”只是一套由国家保障的福利体系的代名词。

第二,市场经济来得很猛,新中国建立的以“为人民服务”为中心的官员道德体系受到冲击,但国家没有积累出调整、补充这一道德体系的政治力量,因此这个体系在已经不完整的情况下继续运行,它不断被一些官员的越轨行为挤出漏洞。

第三,互联突然将以往公众“看不见”的权力推到阳光之下,使经过选择的官员生活展示改变成“现场直播”。对这样的新展示方式官民都不适应,官员们普遍没有经过现代舆论的洗礼,公众对官的要求则是理想化的。互联对具体官员不雅行为有很强的放大效应,这很容易对冲中国政治领域取得的各种进展。

第四,中国官员的产生方式与西方不同,也不太一样,这当中有大量理论问题有待厘清。中国官员权力大,政府同时具有“无限”。这究竟是权力架构的设计之失,还是中国的社会现实的确需要强势政府的存在?“一把手”负责制为什么会在中国频现极端,为什么对权力的制约搞着搞着又总是往回走?

治官是巨大的政治和社会工程,而要让它的成果被互联时代的舆论满意显然更难。当前需要提醒的是,事情再难,也不能搞错中国当前问题的主要方向。这几年各地的群体性事件较多,互联上云集大量激烈情绪,维稳向这些方向投精力是对的,但切不可忘记,治官是中国长治久安的真正主阵地。

西方体制大体把官“管住”了,那种体制的问题是政府软弱,缺行动力。中国体制下政府成了改革开放的强大引导力量,但官员滥用权力和腐败又成了问题。从实际情况看,中国治官需要认真学习西方的经验,又不太可能完全按西方的方式做,在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现实下,后一种做法肯定走不通。

中国治官有许多需要我们自己摸索、闯路的地方,这增加了治官的难度和挑战。从为官的政治理念,到适应市场经济条件的官员利益设计,再到有一个有效的监督系统,这是一个完整政治体系的创立和完善过程。这应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

毋庸讳言,直到今天仍有官员将权力视为实现个人及家族利益的万能源泉,这种观念光靠教育是破除不了的,必须通过体制改革和社会舆论力量的倒逼改变之。中国的改革走了很远,已经走出的距离正在化成对治官的持久压力。身在官位的人,对此一定要了然于胸,并顺大势而行。▲

原标题:环球时报:治中国之难,主要难在治官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中医养生
奇幻
西宁科技网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