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B超神探是怎样炼成的

时间:2019-06-13 12:38:0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B超神探”是怎样炼成的

原标题:“B超神探”是怎样炼成的

想起医生,很少有人会想到超声科大夫,那似乎是一个“辅助性工作”,就是确诊用,不管治病。超声科也是医学生不愿意去的部门,“没成就感”。但就是有这样一位医生,生生让超声科成为医院的“明星科室”,让不管治病的自己变成了患者心中的“完美医生”。这个人就是儿童医院的贾立群。对病人的关切让他不懂得惜力,对职业的执着让他不倦求索。30年的坚持,他成了同事口中的“B超神探”,成为患儿家长口中的“贾立群牌B超机”,这台“机器”的准确率几近百分之百。

黑白影像间探寻病魔

好学,爱探索未知,工作无怨言,细致认真……这些都是同事熟人对贾立群的评价。30年前,当B超机屏幕上只有黑白两种颜色时,他就已经开始在这方寸之间的黑白影像中探索。

“一个医生生命的意义,在于不断地探索自己所在领域中尚未认识的东西。”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1987年,北京儿童医院决定引进超声显像仪这种新鲜的诊疗手段,1989年,把贾立群送到了外面学习。一年后贾立群学成归来才发现,成人疾病的超声诊断和儿童疾病的超声诊断,几乎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只能找大量的资料从头再来。资料都是外文的,在院领导的支持下,他脱产学了半年英文。这半年,他把自己整天关在一个小屋子里日夜苦读。后来,英文的美国超声学专着《儿科超声》,被他通读了下来。再后来,日文的《小儿外科》杂志的《胎儿型结肠专刊》,也被他通读了下来。

今天,北京儿童医院的超声科,拥有14台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包括世界上的三维和四维的超声设备。可当24年前,贾立群和他的同事在儿童超声领域开始拓荒的时候,科里仅有一台分辨率有限的二维黑白B超机。在仅有几平方米的封闭空间里,从早到晚,贾立群一只手握着探头在一个个患儿小小的躯体上慢慢地划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无数次的操作中,他发现给成人检查颈部的高频小器官探头,用在儿童腹部,成像更加清晰。到了今天,全国的儿科腹部B超,都在使用贾立群的这一创造性发现。

一夜出诊19次无怨言

临床医生太信任贾立群的技术了,这也导致几乎每夜都有急诊叫他,多的一次,他一晚上被急诊叫起来19次,妻子心疼得当时这样形容他,“一宿净在床上仰卧起坐了”。第二天早上他到B超室正上常班,同事发现他好像那里有点不对劲,再细看,原来他一只脚穿的新鞋,另一只脚穿的旧鞋——出诊匆忙间,根本没意识到穿的不是一双鞋。

并不是所有夜间的B超都是必须要当时做的。事实上,只有极少数患儿是真正的急症。并且,贾立群一夜被叫的次数越多,检查结果阴性的比例就越大。可是,贾立群从来没有埋怨过。只要在北京,贾立群说自己“随叫随到”。这几十年,他一直拒绝搬家,就和老伴挤住在不到50平方米的职工宿舍里,原因只有一个,怕“住得远了,出急诊赶不回来”。

看他太辛苦,医院要给贾立群记夜班,按照规定发给他加班费,他谢绝了。他说:“我不要加班费,要不然,有人会认为我是为了钱才24小时随叫随到。我不是为钱,绝不是!”

及时洞悉三聚氰胺事件

2008年2月的一天,午夜12点,睡梦中的贾立群被医院肾内科的急诊叫醒。一个先天只有一个肾,被当地多家医院诊断为“肾实质损害合并肾积水、急性肾衰”的3岁男孩,被他的父亲抱到了B超室里贾立群的面前。检查之后,他告诉孩子的父母:“就是肾结石。孩子肾脏本身没有病变,只要把结石排下来孩子就没事了。”孩子就这样在北京起死回生。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患儿的确诊,开启了北京儿童医院一段不寻常的篇章。检查过程中,贾立群问过一句,孩子平常饮食或饮水有没有什么特殊?父亲说,孩子吃三鹿奶粉。在这之后,贾立群接连发现了几十例这样的结石患儿,询问起来,都有吃三鹿奶粉的历史,他隐约感到了有一个戕害孩子健康的隐形魔鬼存在。他当时还不能知道那是什么,却对这种症状的超声检查理清了思路,并及时向医院作了汇报。

2008年9月,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了,贾立群的疑惑有了答案。贾立群被卫生部任命为专家组成员。3个多月里,北京儿童医院一共筛查了3万多个孩子,查出肾结石患儿905名,其中76人住院治疗。那些日子,他真是累啊。在筛查的空隙,他倚在B超机旁就能睡着。乘车赶路时,他靠着椅背就进入了梦乡。“不让一个孩子在我手里漏诊误诊,这是作为医生的。”贾立群这样说。

晨报徐晶晶

原标题: “B超神探”是怎样炼成的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品牌医药
你知道莱芜SEO基础优化都需要做什么吗?
关键词排名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