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用钢琴演绎四个表情

2018-11-02 12:30:06

用钢琴演绎四个表情

“就是很一般的手指”,陈瑞斌顺了顺不太突出的指节,端详了一阵,认命地笑道,“不像西方人的手指又大又粗、劲道有力。我是很东方人的骨架。”因为这双资质平平的手,在师从俄罗斯已故钢琴大师拉扎尔·贝尔曼(LazarBerman)的12年间,陈瑞斌“精神压力很大”。偶尔他也会抱怨几句,“贝尔曼人高马大,总要求我跟他弹得一样(有力),也不管我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作为贝尔曼的华裔学生,也是晚年所收的弟子,陈瑞斌并没有受到额外的关照奏技巧,那时我早已不是初学者了,但是怎样由音乐家成为艺术家,是他带给我的启示。”

有一回,莫斯科的演出结束后,几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在后台抓住了陈瑞斌,边回忆,边掉眼泪。那种跨越语言、种族的共鸣和感动,让他相信,“不管今天我弹的是俄罗斯学派、欧洲的(浪漫主义),还是华人音乐,音乐都是的言语,直接、震撼,能启发心灵、疗愈心灵。”

今年,陈瑞斌计划录制一张有关俄罗斯后期浪漫作品的专辑。4月24日,他还将在国家大剧院上演拉赫玛尼诺夫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这一曲目也是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SomewhereinTime)的主题曲。

时光在陈瑞斌身上同样留下了伤感的印记。13岁自中国台湾只身远赴维也纳留学,16岁在意大利拉赫玛尼诺夫国际钢琴大赛崭露头角,又先后获得波兰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等多项国际赛事奖项,初10年,陈瑞斌不曾回过家乡。不管是练琴声太吵被房东赶出来,还是每天八小时以上的高强度训练,他都不曾怀疑,“音乐是这世上美好的东西,它创造很多的可能性,你一定要超越失望与困难,坚持到底。”

象牙琴的故事,是陈瑞斌一家的温馨记忆。这台父亲从日本买回的三手钢琴几易他人,如今已经有一百三四十年了,家中的三个小孩都靠它启蒙。“我还未出生时,家里就有一台琴等着我。”陈瑞斌乐得将儿时的“优渥”待遇挂在嘴边,但也是这台象牙琴,造成了他习琴的不少困扰。比如象牙的纹路深深浅浅,造成他后来一段时间需要脱下眼镜弹奏,以便撇开琴键对视线的干扰。

工业用脱水机
滴灌厂家
岩棉外墙复合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