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杨柳作家专栏】心灵的驿站(作品赏析)

时间:2019-09-14 07:39: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个人要跋涉多久才能抵达心灵的驿站?
诗人陈绪保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一路跋涉一路吟咏,三十多年来坚守着诗歌的阵地,当散发着墨香的诗集《跋涉者之歌》出版后,我们读着这些诗歌,不禁为诗人的诗情所感染,为诗人的精神所感动,为诗人娴熟地运用诗歌的语言艺术而赞叹。
陈绪保的诗总会让人若有所思,使人超越浮华的俗世而进入生命的真境。他在当今浮躁文化背景中依然保持着自我,将 “乡情”、“亲情”、“生命”以及“爱”等作为诗歌的主题,其作品具有厚重的思想内涵,并且与当下生活和生存状态保持了一致。在静静的乡村,远离城市的红灯绿酒,耸立的高楼与拥挤的人群,诗人守护着自己心灵的宁静空间,思索人生,抒写他所熟悉的生活。《跋涉者之歌》收录了诗人从一九八五年至今的诗歌,也记录了诗人从青年到中年跋涉在诗歌路上的足迹。故乡和故乡的人们给了诗人永恒的情感依靠和归宿,他对故乡的情感深沉而真挚,在诗歌中他将这种热爱这种深沉这种思索倾注于诗行,以一种克制的抒情,将奔放的情感放进冷静的笔触中,写出一首首感人的诗歌。
写作除了自身品格的完善外,还是世道人心。陈绪保是一个以文载道的诗人,求善求德求实在他的诗歌中处处可见,他的诗歌有一股浩然正气,更有一份爱心。他关注时事,从《昨天》为中山舰打捞成功而作诗,到献给抗击“非典”的白衣天使的《为你而歌》,诗人为《昨天》思索:“昨天走了/流走的是水/留下的是历史的丰碑/是民族不曲的灵魂……”(《昨天》);在“非典”病毒肆虐的时候诗人为白衣天使讴歌:“谁敢横刀立马/我们的白衣天使/站成了牢不可破的长城/与幽灵/展开了零距离的肉搏”(《为你而歌》);他关注弱势群体,从寒冷刺骨风中流浪的孩子《拉兹》到破衣烂衫的神经病人的《不幸》,诗人要让“拉兹”“吃饱我带你上法院” (《拉兹》);他对精神病患者发出“不幸的人何其不幸/岂知不幸的人不幸”的感慨(《不幸》)……诗人的生活感受直接来源社会底层,他关注民众的生活,关心农民的命运,抒写农村生活的变化。他敏锐的观察力令他占尽题材的优势和感情优势。故乡父老乡亲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他惊喜。他以成熟的审视和思索写出生活,他的诗歌感情质朴纯洁,诗风清新如山风徐来,从《抛秧姑娘》到《村嫂年话》,处处能听到他对农民充满敬意的深沉歌吟。
一个人无论走多远,总走不出对故园的牵挂,走不出对乡土的怀念,何况我们的诗人陈绪保一直生活在他的故乡呢?所以故乡是他永远也写不完的诗。诗人生于斯长于斯写于斯,他是幸福的。《暮蔼隐去的水乡》在诗人眼里是一幅极美的风情画:“风/用如线的晚炊之烟/缝合了水乡夜的帷幕/水乡/在鸡鸣犬吠的蒸腾中/笼罩着热气腾腾的灯火//有那么几颗星辰/眨巴眼睛/窥视/却被宁静的湖/摄进了镜头”,诗人的眼中,这水乡“不是蓬莱/胜似蓬莱” (《暮蔼隐去的水乡》),一幅水乡晚景图极美地展现在我们面前。那水乡的《渔家女》呢?“轻竿一点/十里水路/十里歌声……”(《渔家女》),多么快乐的渔家女啊,“晶莹透亮/碧荷上/颤动的江南明珠啊/载一船喜悦/清丽了旭日东升的日子”(《渔家女》),诗人用真挚的情感抒发生活浓烈的原汁原味。对于一个诗人来说,爱是其创作的根基和源泉,只有用爱意的目光去打量人生才可以写出揭示本真生命的诗篇。陈绪保对母爱的体验深刻:“……踩羊肠小路/母亲送我/来到太阳升起的地方/来到书声朗朗的学校” (《母亲》)多少年后,“母亲驻足山头/静立成一棵苍老的树/眺望遥远的地方”(《母亲》)简单的生活场景将母亲送子求学写得深沉凝重。
陈绪保在诗歌价值的取向上追求生命的关怀、社会的关怀与诗美的结合,在审美意识上传承了传统诗歌的很多优点,追求平实朴素而不崇尚浮华,他的诗歌讲求内敛的体现。对工作家庭社会的热爱关切忧虑和责任都蕴藏其间。当省领导下乡调研时,他写道:“老乡。你好——/一句普通的问候/如温暖的阳光/划破封冻的坚冰”(《老乡,你好》),质朴的语言却把一种感情很细腻地表达出来。农民们用“锅巴香”招待客人,香味里“飘着庄稼人的厚道/飘着庄稼人的质朴”(《又闻锅巴香》)。诗人没有选用杀鸡宰鸭等招待客人,而是别出心裁地用“锅巴香”这个意象,让人读后记忆犹深。在这本诗集中,从《拾落叶的老教师》到《大年夜,有一群孩子放烟花》,再到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在武汉长江大桥跳江的《生命之歌》,诗人将自己的情感融入其中,他关注当代人的生存状态,在诗歌中把握诗的价值和审美价值,将个人的感受与社会生活结合起来,探寻生命的意义和对人生价值取向的追问和思考:“尘埃是梦/来自我们居住的世界/我把它归还这个世界。”(《尘埃》)。陈绪保在众多的诗歌中呈现一个个场面,他平静地叙述这个场景,让读者去体味思考。
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家”。一个写诗的人对语言的把握是非常重要的,陈绪保对语言的把握恰到好处,他的语言很沉稳,没有华丽的辞藻,不先锋也不保守,他用日常生活性的语言给我们绘制一个个画面:“三月的桃花悄悄开了/货郎忙着走村串户/姑娘与货郎窃窃私语/货郎的花线向她的心房迈步”(《三月桃花开》),语言自然明了,这些用大众日常语言的写法并不是粗俗浅白,而是诗味浓郁,给读者极大的想象空间。这是诗人的艺术处理,没有一定的语言驾驭能力,写这类诗歌是很难把握的。在诗歌的体现形式上陈绪宝写的是自由诗,基本没有用固定的韵,内含音节的波动服从于情感的流露,但读起来琅琅上口,因为他摈弃那些晦涩的语言,所以诗歌依然含有音乐美。有的诗歌他用看似很随意的写法,实际上并不如此,在《栀子花开》中,栀子花、溪水、云彩、捣衣妹子、哥哥参军,正是这些意象将捣衣妹子的思念之情写得生动形象而又含蓄诗化,这些已经不再是单纯地写实而是塑造一个意境,让诗情拓延开来。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问我到哪里去”(《跋涉者之歌》),诗人陈绪保选择了跋涉,那么他会 “不停地跋涉不懈地追求”,终会抵达生命中的驿站。

共 24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赏析的是诗人陈绪保《跋涉者之歌》。诗人守护着自己心灵的宁静空间,思索人生,抒写他所熟悉的生活。《跋涉者之歌》体现了求善求德求实的精神。陈绪保关注民众生活,关心农民命运,抒写农村生活的变化。诗歌感情质朴纯洁,诗风清新如山风徐来。有人问登山者为什么登山,他想了想回答说,因为山就在那里。若问陈绪保为什么要跋涉,想来回答也是,因为征途就在那里。这是我的猜想,真正的答案,应该是“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问我到哪里去?”(《跋涉者之歌》)“不停地跋涉不懈地追求”,终会抵达生命中的驿站。推荐共赏。【编辑:贰桑】
1 楼 文友: 2014-06-11 11:50: 0 只有热爱生活的人,才能写出绚丽动人的诗歌;只有热爱诗歌的人,才能写出如此精彩独到的赏析文字。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2 楼 文友: 2014-06-11 11:5 :02 诗人守护着自己心灵的宁静空间,思索人生,抒写他所熟悉的生活。为诗人叫好!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楼 文友: 2014-06-11 11:54:02 写作除了自身品格的完善外,还是世道人心。 诚哉斯言!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4 楼 文友: 2014-06-11 22:57:0 感谢编辑。 爱好文学
5 楼 文友: 2014-06-12 08:54:20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跋涉者之歌》),诗人陈绪保选择了跋涉,那么他会 不停地跋涉不懈地追求 ,终会抵达生命中的驿站。 问好学习!孩子流鼻血
活血化瘀通经活络的药
小孩上火吃什么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