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笛声主角叫沈江涛的小说名

时间:2020-09-17 12:18: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主角叫沈江涛的小说名 沈江涛是小说《风水师诡谈》中的主要人物,作者霸唱先生通过对人物情感冲突的描写不断拓展剧情,受 到读者一致好评。精选片断:不过现在能说甚么就说什么,只要他相信,能够随着去看一看,这件事情就有戏。倒是也奇怪,西装男子其实不相信什么风水一说,可能是看着沈江涛浑厚老实,西装男子竟然答应了男老板的要求。

>>>《风水师诡谈》在线阅读<<<

《风水师诡谈》第4章 风水的作用

三人听到声音以后,便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尤其是那中年男子和那中年妇女,与对沈江涛第一次来中阶所的表情如出一辙,只不过是这次进来的人,并不像沈江涛那样一副穷酸样。

中年妇女与那男子这时都脸挂笑容,这本是职业中该有的微笑,但此刻却是掺杂着别的情绪,那就是,终究在这一段时间里,店里来客人了,那种兴奋,恍如找到了一个救命草一般,如果能卖出去1套房,可以说全部下一年的房租就有了。

“先生,您可真是年轻有为啊,这么年轻就当上老板了。”

男老板立刻竖起大拇指,一边夸赞,一边将那名西装男子请到了柜台前的一个椅子上。

长时间未营业,椅子上已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沈江涛眼睛尖锐,看到西装男子到来,敏捷的将手中的一块干净花纹布,垫在了椅子上。

这个过程被他的老板那名中年男子看到,虽然脸上照旧微笑,但沈江涛照旧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中年男子恍如在说:“算你小子还有点眼力劲儿!”

中年妇女看到沈江涛的举动,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西装男子坐了下来,面色带着微笑,这类微笑与那中年夫妇2人脸上的微笑完全不一样,他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微笑,明显是一个成功人士对人惯有的尊重,不论是高贵与贫贱,他都要尊重于他人。

沈江涛现在照旧在忙着手里的活,虽然他心里知道,今天的生意,完全是由于自己将那小后门堵上的原因,但自己并没有做过任何的销售。

别说是销售经验,就连对销售最最少的言语都一窍不通,何况现在自己又不会说普通话,生怕现在说出1句不该说的话令得老板生气。

“我是外地来的,是想在这里投资一套别墅,我听说这三角镇有很多的别墅,位置几近都很不错,相当有投资价值,请你现在帮我细说一下。”

西装男子很有礼貌,虽然说自己是一个成功人士,但不管对谁都显得那么的有礼貌,就连在一边干杂物的沈江涛,在他扫过一眼后,也是对其微笑的点了点头。

而就在西装男子话音刚落,那对中年夫妇下意识的相互对望了一眼,尤其是男老板,这时在听到西装男子是外地来的以后,先是转了一下那双诡异的眼睛,而后不怀好意的笑着贴脸道:

“老板,您真是会挑地方,我们三角镇所盖起来的别墅,那可是这一带赫赫有名的房子,先不说它的地理位置绝佳,单单说它价格上升的潜伏价值,都让不少人称赞不已。”

男老板一边说,一边将不知什么时候就已准备好了的茶水端在了柜台上,杯子干净透亮,没有一点的灰尘,让人看起来,心里格外的舒服。

沈江涛看到这一幕,心里恍如明白了一些销售的套路,总之一点,让对方开心高兴就行。

闻到茶香,西装男子并未碰那个杯子,只是认真的听着。

在男老板将三角镇的别墅夸赞到了极致时,蓦然间面色1变,同时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露出了满脸的惋惜之色,而那名女老板,此时见到丈夫露出这样的表情,自己也恍如明白了甚么,也随着他露出了惋惜之色。

“惋惜呀,这几年的行情很是火爆,致使这里的很多别墅都已卖完了……”

男老板说完以后,眼睛用余光打量了一下那个西装男子,时刻在关注他的表情。

沈江涛清楚的看在眼里,刚才这中年夫妇分明是演了1出双鐄给西装男子看罢了,此刻悄悄的视察西装男子,可能是另有所图罢了。

外地人就是外地人,虽然是一个有钱人,但却没有觉察到这夫妇2人熟练的双鐄演义。

在男老板说完后,那西装男子果然如那夫妇2人所料,一样也露出了惋惜之色,恍如自己来晚了一步,正要起身就走。

却见男老板伸手拦了下来,同时笑道:“您不要着急,我这里呀,还有一套别墅,而且比别的别墅还要便宜,对您来说,也算是没有白来。”

配合着丈夫,中年妇女熟练的将一张图纸拿了出来,上面所画的正是男老板口中所说的那套别墅,里面所有的构造都画的清清楚楚,包括全部的位置图都在上面。

只见那西装男子刚1看到图以后,脸上的微笑立刻消失,与此同时眉头微微1皱,扫了一眼这对年轻夫妇,气氛立刻变的压抑起来。

看到中年男子脸色突然的改变,夫妇2人心中皆是有一种不祥的预见,再次对方了一眼。

“你们所说的别墅,应当就是在向阳湾的那套吧……”

西装男子这么1说,夫妇2人心中的不祥预感终究成真,心中皆是暗道:“这西装男子一定知道这别墅的邪门。”

“我来这里并不是没有做过调研,这里的别墅都很好,唯独有一栋不能买,就是这栋向阳湾的别墅,听说那栋别墅常常出现火灾,而且每隔两三天就会出现一次,被人常常认为是凶宅。”

听说这向阳湾这栋别墅,每到有人看完以后,第二天基本上就会凭白无故的出现火灾,导致这里的消防队常常派人在那里值班,更是有人说,这栋别墅很是邪门,要不了多久,这栋别墅就会被强拆,毕竟这是三角镇中,一个极大的隐患。

成功人士不亏是成功人士,虽然看不出刚才夫妇2人那熟练的双鐄演技,但在来之前却是对这里做了详细的市场调研,导致即便是自己白来这里一趟,也不会花出一些冤枉钱被人所骗。

但现在这个房屋中介所的房源并不是很多,尤其是在今年,在很多的业主见这中介所已经面临倒闭的偏向,都将自己的房源放到了别处。

所以好的别墅都放到了火爆的房屋中介所,留给这里的只有这栋向阳湾别墅。

眼看夫妇二人瞒不下去了,为避免难堪,西装男子起身说道:“算了,我还是到别处看看吧。”

沈江涛无意间扫了一眼柜台上的图纸,发现,图纸上这栋别墅的位置,明明是一个风水极好的地方,怎样可能平白无故的常常起火呢?

“等一下先生!”

寻思少量,沈江涛终究用那半方言半普通话的言语叫住了西装男子。

好在只有五个字,西装男子也委曲听得懂。

被沈江涛这么1说,西装男子立刻身体一顿,停在了那里,转头看向了刚才一直忙着干活的沈江涛。

看到沈江涛的样子,虽然是有点老土,但好在一眼就能看出是一个老实人,并不像他们夫妇2人,实实在在的黑心商家。

“这位小兄弟有甚么事情吗?”

被这名西装男子这么1问,沈江涛反倒是有些手足无措,如果与之对话吧,自己又不会说普通话,不说吧,刚才明明是自己叫住了人家。

这一幕被那夫妇2人看到,也是1愣,二人皆是手足无措。

沈江涛慢慢的挪到了那名男老板身前,悄声说道:“那栋别墅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带他去那栋别墅。”

沈江涛声音极小,在加上自己所用的是方言,西装男子根本就听不出他在那里与那男老板嘀咕着什么,但那西装男子肯定,眼前的沈江涛并不是那中善用心机的人,可能是由于眼前之人是他老板的缘故。

而至于沈江涛,自己并不会说普通话,同时也不知道销售,只要将自己的意思与老板道清楚,剩下的交给善于这方面的老板解决便是。

再说那对夫妇,听到沈江涛的低声言语以后,更是1愣,在三角镇的人谁不知道,这向阳湾那栋别墅,是出了名的诡异,而此刻沈江涛竟然跟他说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不是人傻了,那就是头脑被浆糊糊住了。

男老板没有忽悠住这西装男子,沈江涛来这么1出,本来还以为有什么良策,岂料是来这么一句话,明显令得老板有些恼怒。

“难道你忘了我堵上后门之后的事情?”

沈江涛见状,连忙将堵上后门的事情与他说了一下,男老板顿时1愣,心想,“这小子倒是有点旁门左道,后门一堵第三天就有人进来,难道他真的有他独特之处?”

寻思少量后,老板也顾不得那么多,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现在靠忽悠是忽悠不住了,因而面带笑容的对那西装男子恭敬道:

“这位老板,他人所说的向阳湾是一个邪门的地方,那是他们不懂风水,我们这里有一名风水师,只要我们跟他去了,第二天一定不会着火的。”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干活的进程中,沈江涛偶尔向这对夫妇谈起风水,并且以这个后门为例,但夫妇2人全然不相信沈江涛所言,全当是说笑了。

不过现在能说什么就说甚么,只要他相信,能够随着去看一看,这件事情就有戏。

倒是也奇怪,西装男子其实不相信什么风水1说,可能是看着沈江涛浑厚老实,西装男子居然答应了男老板的要求。

看到西装男子答应,夫妇2快乐了自己人连忙拿上业主的钥匙,带上沈江涛离开了中介所,向这里东南方向走去。

西装男子有钱,途中雇了一辆摩的,带着沈江涛等三人很快就来到了那栋别墅的所在地。

这栋别墅与三角镇中其他别墅的户型一样,大门开在南边,整体面朝阳光背靠大山,山体与别墅之间的空隙较大,丝毫不影响视野。

四人下了摩的以后,中年夫妇与那西装男子将眼光全部放在了那栋别墅上,惟独沈江涛一人,只是在那别墅上扫了一眼,而后便将眼光投放到了别墅正门处的一个尖塔上。

这个塔是支撑高压线用的,塔与别墅的距离也不是很近,但这尖塔实在是太过庞大,导致1出门就显得格外刺眼。

“南面离方开门,门口遇到这么尖状的东西,不着火才怪呢!”

看到这尖塔后,沈江涛顿时明白了为何这里常常会凭白无故引起火灾,其主要缘由在于它是离方开门,离卦为日为火,遇到自然的尖状物会起冲煞,这样的冲煞会引发火灾。

倘若是寻常的东西,能够搬走的话,便可以化解,但如果是这样的尖塔类建筑物,自然不能搬走,那只能是用一个特制的葫芦,或是凸镜进行风水化解。

看破这一点后,沈江涛并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配合老板与那西装男子打开门,进去转了一番。

在4人进入别墅后,里面极度的舒服,非常合适人的居住,并没有像他人所说的那样,有什么诡异之处。

一路走来,西装男子的心情恍如也被这样舒服的环境影响,刚刚对那夫妇2人的态度再次有了转变。

“怎样老板,我没骗您吧?这样的住宅怎么会是邪宅呢?邪宅一般都是阴气浓重,我们这里哪有甚么阴气,这分明是充裕的阳气嘛!”

男老板见西装男子面色有所改变后,再次贴脸解释道。

不过再怎么说,夫妇二人是忽悠过他的人,现在即便是态度有所改变,也并不是第一次前来的那种态度。

听到男老板的话后,西装男子将他扒开,眼光放到了沈江涛的身上。

“小兄弟,这房子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西装男子微笑的问了1句,其实他心中自打自己进来后,就已对这别墅有了好感,并且有买下来的冲动,即便是不做投资,住下来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不过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疑虑,毕竟如果这栋别墅真的没有问题,那怎么会如此便宜的价格都卖不出去呢?而且,这栋房子还那么的出名,被人认为是极度邪门的房子。

沈江涛听到西装男子的问话,立刻点了点头。

“没问题!”

三个字好不容易以普通话的情势被沈江涛说出。

而也就是这三个字,给了那西装男子略微下了1颗定心丸。

说着,他随手在自己的后包里掏出一块凸镜,来到了男老板的眼前。

“让他把这块凸镜固定到门楼上,这个地方就不会凭白无故的着火了。”

太长的话沈江涛用普通话说不出,索性由男老板代为转告。

宫颈糜烂要切除子宫吗
宝宝肠胃胀气怎么办
小孩拉肚子可以吃水果吗
怎么判断宝宝腹泻

猜你喜欢

笛声自动驾驶发展 2017年房地产承压浮 挪甲UII奇萨VS桑德尼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链接

一周热门

恩施州法院公示失信黑名单威力初显

恩施州法院公示失信黑名单威力初显

新疆网络拍卖逐渐兴起

新疆网络拍卖逐渐兴起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