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海蓝小说要东西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11:3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赵宏宇在县实验中学读高一。  放暑假归来。当赵宏宇走进自家院子时,只见房门上锁了。那么,鳏寡、孤独的老父亲赵庆东到哪里去了呢?  原来,赵庆东正在邻屯帮忙办理王长林的丧事呢。王长林和赵庆东是小学同学,二人情同手足,好似一人。毕业后,俩人往来不断,彼此关系一直很好。去年十二月初,年逾五旬的王长林不幸患上了癌症,虽经多方医治,终他还是被无情的病魔夺去了生命,实在是令人痛惜呀!  赵宏宇弄清了父亲的去向后,只得到同学家里去,边玩耍边耐心等待着赵庆东的归来。  直到傍晚时分,赵庆东才步履蹒跚地回到家里。由于连续忙碌了三昼夜,赵庆东显得很疲惫。  吃过晚饭,赵宏宇本想与父亲唠一下家常,却见老人家神情忧郁,心不在焉……他只得打消了念头。继而,赵宏宇默默地料理着家务。  过了一会儿,赵庆东上床安歇,赵宏宇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午夜时分,赵庆东做了一个噩梦。醒来后,他内心狂跳不已,周身大汗淋漓……继而,赵庆东赶紧用手猛推赵宏宇,边推边高声唤道:“宏宇,宏宇,你醒醒,快醒醒呀!……”  待到赵宏宇醒来后,左手边揉着惺忪的眼睛,边极不情愿地问道:“爸,你有什么事儿呀?”  赵庆东听了,神情慌乱地道:“刚才,我梦见你长林叔了。他身穿寿衣站在窗外,高声问我道:‘赵大哥,你这人太不讲究了,拿我的东西怎么不给我呢’?我听了十分纳闷,疑惑不解地问道:‘长林老弟,你是不是记错了,我到底拿你什么东西,现在我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你干脆告诉我得了。”谁知他听了,生气地质问我道:‘你别装蒜了,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我给你点儿时间,咱们‘打开窗户说亮话’吧,你想赖账,那是‘墙上挂帘子——没门!’听到这里,我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要开口问个究竟,他却转身走了。”   说到这儿,赵庆东内心惊惧地问赵宏宇道:“宏宇呀,你说这是咋回事呢?我是不是遇见鬼了?”  “‘人死如灯灭,虎死赛绵羊’,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妖魔鬼怪,你老可千万不能相信迷信呀!”赵宏宇听了,不以为然地道:“爸,你是我长林叔的生前好友。现在他突然离世,你心里自然特别悲痛,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来。俗话说,梦为‘昼所思,夜所想’嘛!不足为怪,你就安心睡觉吧!”说完,赵宏宇重又睡去了。  过了一会儿,赵庆东再次把赵宏宇唤醒,神情愈加慌乱地道:“宏宇呀,你长林叔又来向我要东西了。我说:‘我到底拿你什么东西了,到现在我还没有想起来。长林老弟,你就别跟我捉迷藏了,赶紧告诉我得了’。他见我这么说,生气地一甩衣袖,又转身走了。你说我是不是……”   “悲痛至极,产生幻觉,不足为奇。”赵宏宇听到这儿,内心异常平静地道。说完,他重又睡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赵庆东照例把赵宏宇唤醒,迫不及待地道:“宏宇呀,刚才你长林叔又来朝我要东西了。俗话说,事不过三。他已经是三次登门来索要,我想自己肯定是欠了人家什么,不然你长林叔绝不会……待到他走后,我躺在床上想呀,想着……我忽然想起来了,左手一拍大腿道:‘对呀,那条红布口袋还在我衣兜里揣着呢。”  昨天上午,就在灵车临去火化场之际,死者的外甥于大明把一条红布口袋交给了赵庆东,嘱咐道:“大舅,你先揣着,到时候就用它装骨灰。”   “行。”赵庆东听了,立刻点头答应道。  届时,家属们临时决定买骨灰盒了。按照当地丧葬习俗,那条红布口袋应该在下葬时烧掉了。但是,赵庆东竟然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以至于……  末了,赵庆东一“骨碌”坐起来,“扑通”跳下床去,几步奔到衣架下,把手伸进自己的衣兜,麻利地掏出那条红布口袋来,展示给赵宏宇观看。  赵宏宇见了,顿时惊讶不已,内心焦燥不安地道:“这可麻烦了,到底如何使好呢?”   “这好办!”赵庆东听了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道:“现在,我把这条红布口袋拿到大门外烧掉了,再烧些纸钱,一切平安无事。”说着,赵庆东拿起红布口袋就往外走,边走自言自语地道:“看来,做人还是清白好。俗话说,‘喝凉酒,花脏钱,早晚是病’。”  赵宏宇听了,若有所思……  做完这一切,赵庆东重新上床睡觉了。  果然,父子俩一觉睡到大天亮。     共 16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为什么性兴奋会呈现睾丸胀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