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儿童互联网蹒跚起步会员费成主获利模式a

时间:2019-07-14 00:59: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编者按/受益于上群体日趋低龄化,庞大的儿童用户群体正激发着创业者纷纷进入儿童互联行业;加上平板电脑的普及,儿童互联企业也开始关注移动领域的应用,一些从APP开发起步的创业者也开始大规模进入儿童互联领域。

清科数据显示,自2008年以来,淘米、奥比岛、贝瓦、上海童石、铁皮人、八方视界、妈妈等公司都获得了额度不一的投资。同时,腾讯、360、百度、搜狐等互联巨头也纷纷以不同姿态进入儿童互联市场。

然而,《中国经营报》对这一市场深入采访后发现:众多儿童互联企业均立志做成中国的迪斯尼,但目前还处在初创投入期,尚未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在这股儿童互联创业热潮的背后,依然离不开资本的推动。

会员费是目前主获利模式

虽然创业者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儿童互联,但主要集中于娱乐和教育两方面,电商只是作为辅助手段。其中,儿童娱乐站的盈利模式还有待考证。

有趣的是,进入儿童互联的创业者多数初为父母,他们都是因为自身需求得不到很好的满足,才萌发在这个领域创业的念头。淘米创始人汪海兵和贝瓦创始人杨威都是这样的例子。为孩子筛选游戏是我幸福的烦恼。汪海兵曾如此说。而杨威也曾在络上收集有关育儿的资料,结果却令他很失望。

费一夫和初为人母的王媛认为可以在儿童APP领域做一些事情,于是一拍即合成立了炫目红马。费一夫在国外工作时,就发现身边的一些单身妈妈非常累,不仅需要照顾孩子,还要顾及工作和社交。因此,他想到:能否找到一个能真正吸引孩子注意力的东西,让家长抽出一整块的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

创业者的感觉是很敏锐的。目前,儿童开始接触互联平均年龄大约在五六岁,在一些大城市,这一年龄更低。可以说,平板电脑的出现,加速了儿童触年龄的提前。

虽然有观点认为,儿童互联尤其是娱乐站是双刃剑,但依然有不少专家以及普通互联用户会选择让儿童使用互联。他们认为,互联能够帮助儿童尝试学习虚拟交流的技巧,同时也是现实中孩子们玩耍的游乐场。尤其是80后为人父母之后,他们会更愿意自己的孩子用互联。启明创投合伙人甘剑平说。

事实上,从2008年起,中国儿童互联行业开始进入了一轮迅速增长期,定位于不同用户群的虚拟世界也逐渐形成。尤其是淘米在2011年成功登陆纽交所上市之后,更是将儿童互联娱乐行业推向了一个新高潮。

了解到:虽然创业者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儿童互联,但主要集中于娱乐和教育两方面,电商只是作为辅助手段。其中,儿童娱乐站的盈利模式还有待考证,儿童虽然喜爱虚拟世界的人物,但要让他花钱来玩这些游戏,还需要征得家长的许可。

在甘剑平看来,向会员收取会员费,是儿童互联企业目前找到的主要获利模式。比如以淘米为代表的公司,已经成功地从儿童群体中收到了游戏的会员费。但是,在采访中也发现:依然有众多的创办两年多的公司,目前还很少能够收到会员费,多数企业还在为吸引用户、留住用户而努力着。

多数公司尚处烧钱阶段

儿童互联的产品都有撞大运的成分,在开发的众多产品中,只有某一款可能会赚钱甚至是赚大钱。而为了赌出一款拳头产品,这些公司都会开发许多产品,但这些都是在烧钱。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儿童互联行业的营收主要来自会员费用、虚拟商品销售、络广告以及为第三方络游戏提供流量费用,线下运营也是公司考虑的重点,包括品牌授权和扩展到其他媒介形式如书籍、电影以及动画系列等。

发现,儿童互联公司的创业者都怀有一个迪斯尼梦,都希望公司的线上线下业务相得益彰。

儿童喜欢的活动主要就是玩游戏,和儿童沟通的方式是讲故事,所以儿童互联产品总体上是以动画为主要表现形式,产品同质化程度明显。不同的公司,只是在色彩、构图、动画形象、故事设计方面有所区别。

此外,由于进入门槛低,也很容易被复制。尤其在是儿童APP市场,面临着如同当初团购站一样的问题。很多公司甚至个人在拼凑一些内容,做成一个免费APP,然而,这些不好的内容会影响到用户体验,甚至伤害到整个行业。费一夫说。

一位儿童互联企业的负责人也告诉,他们现在做的APP主要是为了用户能找到它,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因此并没有花太多的精力来做。移动互联是儿童互联公司共同面临的挑战,目前我们也没有想好有什么好的盈利模式。淘米公关总监郭莉说。

其实,儿童互联的产品都有撞大运的成分,在开发的众多产品中,只有某一款可能会赚钱甚至是赚大钱。而为了赌出一款拳头产品,这些公司都会开发许多产品,但这些都是在烧钱。目前,多数儿童互联公司都处于这一阶段。

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张亚男认为,目前儿童互联产业仍处于发展初期,主要面临着三大困境:首先是市场培育尚需时日,这种引导不仅要面向儿童,更要面向家长群体;其次,腾讯、360、百度、搜狐等互联大腕均以不同姿态进入市场,新创公司将不得不面对巨头的市场冲击;再次,与络游戏市场的强监管一样,针对儿童娱乐市场,国家相关机构也在不断加强监管,这也让这一行业面临着一定的市场变数。

专注于动画播放的酷米总经理王晟和专注于早教全媒体方案提供的贝瓦市场总监王时光都向表示,政策并不会对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公司目前要做的还是发展用户,等到用户达到一程度后,再考虑构建公司的商业模式。

这些创业者都相信,中国儿童群体有一亿多,他们的需求是刚性的,这让每家公司都充满了机会。尽管目前还面临着诸多的市场不确定因素,但由于许多儿童在积木和iPad之间做选择时,越来越多地会选择后者,因此众多创业者也都相信儿童互联产业正成为又一蓝海。

甘剑平:更缺少的是娱乐

韩言铭

基于庞大的用户群,中国儿童互联产业正在逐步被资本所重视,该产业近也成为热门的创业领域。在大家还在思考这个领域能否投资时,启明创投合伙人甘剑平已经尝到了甜头。2011年,他所主导投资的淘米(微博)已成功在美国上市。在他看来,儿童互联企业的商业模式已经找到。

《中国经营报》:儿童互联是一个潜在的大市场,在市场还未爆发的时候你已经投资多家儿童互联公司。你认为这一行业的发展新趋势主要有那些?

甘剑平:儿童互联行业的成长有其必然性。一方面,用电脑和平板的儿童用户越来越多,尤其是平板出来之后,推动了行业的发展。可以说,上用户低龄化,电脑及平板成为孩子成长的重要工具。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去找儿歌,会发现还是几十年前所听到的旧歌,这其实意味着中国儿童娱乐方面的产品和内容都非常少,是稀缺资源。因此,市场需要一些做精品内容、提供高质量产品的公司出现。从我们所投资的淘米来看,其用户增长很快,线上线下产品销售都很不错,这也说明儿童互联公司已经得到了用户和市场的认可。

《中国经营报》:我们也发现:儿童互联产业的产品和内容同质化很严重,而且盈利模式也不够清晰。你认为这些企业在寻找商业模式方面的出路何在?衍生品能承担这个重任么?

甘剑平:我并不这样认为,相反我认为,儿童互联产业的商业模式已经找到。比如腾讯有那么多用户,它有收费的产品。儿童互联企业也一样,它的基本模式是向会员收取费用。儿童游戏里面可以有包月增值服务、道具收费等成熟的盈利模式。当然,这里可能有一个顾虑就是:家长会不会让小孩子上玩娱乐性产品?以及小孩究竟有没有付费的能力?

事实证明:这个担忧是多余的。关键还是要看有没有产生好的内容,内容是否更丰富反应更快捷。提供增值服务的东西,肯定会有人愿意付费的。此外,基于游戏动漫形象的衍生品收入,也有很大的潜质,以及拍动画电视和电影,进入图书和服装市场等都是现实的盈利路径。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目前儿童互联市场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对于新进入者而言,在那些领域还有商业机会?

甘剑平:这个行业的挑战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政府的管制,一线的人往往感到很纠结,并不清楚政府的意图。对于大家担心的瘾问题,其实公司加强自律采取手段是可以做好的,政府应该放开一些。二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盗版严重影响了做创意产权企业的利益,尤其是在衍生品领域,比如图书。三是线下的销售渠道缺乏,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大的儿童用品渠道商。

对于新进入者而言,从创意入手切入细分领域是可行的。不过相对于教育内容而言,我更看好娱乐。中国并不缺少教育,但缺少娱乐。从创业者背景而言,我更看重有互联基因的团队,他们创新意识强,更努力也更敏锐,公司治理方面也相对规范。

门店管理软件
微信小程序官方网站
小程序谁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